55559000.com

名人故居原来藏着这么多事

发布日期:2019-08-17 22:2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对不起,现在我要说中国话了!”这是钱学森在香港九龙说出的一句名言。1955 年的金秋,在美国已滞留长达五年的钱学森,终于偕妻子和两个孩子踏上了归国之路。在香港九龙,当有记者用英语向他提问时,他这样回应:“对不起,现在我要说中国话了!”钱学森回 国后再也没穿过西服,穿得最多的是中山装和黄军装,并且直到临终再也没有迈进美国一步。原本,钱学森在美国师从空气动力学权威冯·卡门教授,创立了“钱·卡门公式”,并且青出于蓝,成了美国火箭研究的领军人物。在美国,有着许许多多君临天下、傲慢自大的基因。1950—1955

  钱学森 1911 年 12 月生于上海,但在杭州老家度过了 3 岁之前的幼儿生活,后随父亲钱家治到北京上学;1929 年他考入上海交通大学后,每年寒暑假都回到这里,其间还因患伤寒回杭州休养了一年。

  钱学森故居藏在杭城繁华闹市之中,整个院落占地 1.3 亩,内有一幢木屋民居,面阔三间,进深三楹,两个天井相连,共有楼房、厢房、平房等十余间。房红墙白,那种老红色的主色调,一下子就能把你带入历史的深处。

  方谷园 2 号的院落,最早应该是明代浙江布政使应朝云的后花园,因为应朝云欲与富商石崇的名园金谷园媲美,所以就命名为“方谷园”。方谷园后来落入章家名下,最终成了钱学森母亲章兰娟的嫁妆,陪嫁给了钱镠王后裔钱家治。钱家治的父亲当年在杭州经营丝绸,章兰娟的父亲是杭州城富商。章兰娟聪颖过人,记忆力和计算能力超群,极具数学天资,她一定是把这样的天赋遗传给了自己的独苗钱学森。

  钱学森的父亲钱家治,字均夫,是钱氏家族在杭州的一脉,钱镠第三十二代孙。钱镠,是唐宋之间五代时期吴越国的国王。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,钱镠是奠基人。如今西湖边有个著名的钱王祠,不过钱学森从未去过。史料说,钱镠有妻室六房,生育了三十三个儿子。他的儿子们,多半被父亲派往江浙各州做官主事,于是钱氏家族很快繁衍开来。

  基因是真正的内因,钱氏家族的基因真是太厉害了——夫为人杰,妻亦非常,所以“江山代有才人出”。远的不说,钱家治、钱学森之外,你听听这些名字,哪一个不是如雷贯耳:

  钱穆、钱基博、钱玄同、钱学榘、钱钟书、钱三强、钱伟长、钱壮飞、钱君匋、钱正英、钱之光、、钱永健、钱永佑……

  其中更令人惊奇的是钱氏家族杰出的“父子兵”——尽管不是一起“上阵”的:钱家治钱学森父子、钱基博钱钟书父子、钱玄同钱三强父子、钱穆钱逊父子、钱学榘钱永健父子……

  钱学森的夫人蒋英,是军事战略家蒋百里的爱女。而蒋百里是钱家治的同庚同学,同赴日本留学,钱家治学文,蒋百里学武,最终都卓有成效。

  蒋英是蒋百里的“五朵金花”之一,过继给钱家治当女儿,住进钱家,更名为钱学英,成了钱学森的妹妹。青梅竹马,情深意笃。有情人终成眷属,1947 年这对儿时“兄妹”在上海完婚,接着先后去了美国。蒋英是女高音歌唱家,早年曾留学德国、意大利学习音乐。蒋英向来比较低调,公众大多不太熟悉。作为科学家的钱学森,身上同样有着丰沛的艺术细胞,他喜欢画画,而且画技不俗,还擅长吹圆号、吹口琴。钱学森与蒋英一生伉俪情深,艺术因子使他们水乳交融。

  钱学森兴趣广泛,这与他在北师大附中受到的中学教育息息相关。他曾说:“当时实行德、智、体、美全面发展的师大附中,是我人生的基石。”钱学森的小学、初中、高中,是在北京完成的,那个时代的教育不是应试教育,而是真正的素质教育。

  中学时代钱学森的成长密码是什么?一个重要因素是那时没有那么重视分数。钱老曾回忆,当时师大附中对考试形成了这样的风气:“学生临考试是不做准备的。从不因为明天要考什么而加班背诵课本。大家都重在理解不在记忆。考试结果,一般学生都是七十多分,优秀学生八十多分。”如果通过死记硬背、急功近利获得高分,同学们反倒瞧不起。钱老甚至蔑视分数,从而使他从分数中解放出来,他们把大量的时间用来“玩”。其实他们的“玩”——就是读课外书、动手实验和外出实践。在中学时代的六年里,钱学森没有跳过级,但博览群书,知识丰富,德智体美均衡发展。

  《钱氏家训》中有这样的警句:“利在一身勿谋也,利在天下必谋之。”这不仅是家族文化中的一个重要基因,也是民族文化中的一个重要基因。

  “对不起,现在我要说中国话了!”这是钱学森在香港九龙说出的一句名言。1955 年的金秋,在美国已滞留长达五年的钱学森,终于偕妻子和两个孩子踏上了归国之路。在香港九龙,当有记者用英语向他提问时,他这样回应:“对不起,现在我要说中国话了!”钱学森回 国后再也没穿过西服,穿得最多的是中山装和黄军装,并且直到临终再也没有迈进美国一步。原本,钱学森在美国师从空气动力学权威冯·卡门教授,创立了“钱·卡门公式”,并且青出于蓝,成了美国火箭研究的领军人物。在美国,有着许许多多君临天下、傲慢自大的基因。1950—1955 年,麦卡锡主义在美国盛行,钱学森被无端猜疑,他的机密工作许可证被吊销,还被指控窃取机密企图运回中国,移民局通知他不得离境。随后围绕着钱学森,出现了许多名句——

  比如得知钱学森离开美国后金贝尔的感慨:“我们终于把他逼走了。这是美国有史以来做得最愚蠢的一件事!”

  是的,钱学森不懂得种苹果树,也不懂得种粮食,而是去“种”导弹,成为中国“两弹一星”的奠基人。

  钱学森在美国留学,获得加州理工学院博士学位,并在美国参与科学实验,十二生肖日期年份表!取得卓越成就,绿财神报彩图自动更新最后用在中国尖端科学的发展上。可以说,钱学森是在美国学成,在中国使用。

  当然,任何杰出者的人生,都不是一份“标准答案”。在时代,钱学森有过生物学的“科学幻想”,他幻想粮食亩产是“两千多斤的二十多倍”,写成文章《粮食亩产量会有多少》登上了《中国青年报》,结果成了“”和粮食产量“放卫星”的科学“背书”。当时他面临着有关领导要求著名科学家就此表态的压力。后来他也知道自己的计算有问题。有一次与谈起那篇文章,他说:“我不懂农业,只是按照太阳能把它折中地计算一下,至于如何达到这个数字,我也不知道,而且现在发现那计算方法也有错误。”笑着回答说:“原来你也是冒叫了一声。”又说,“你的看法在主要方面是对的。”

  钱学森曾在给亲友的书信中说:“安贫乐道,真我中国知识分子之本色也。”他回国后,安家中关村,住房并不宽敞,但“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”。

  1956 年,当国防部第五研究院——中国第一个火箭导弹研究机构成立之际,钱学森被任命为首任院长。然而很快他就主动要求去当副院长,因为做院长要花费很多精力处理日常行政事务,而他希望集中精力从事科学研究工作。当人们把副职转正看作仕途升迁的时候,他反过来由正转副。钱学森的一生,担任过一连串的副职,从“副主任”“副部长”到“副主席”。人们称呼他为“钱副主任”,因为当时他担任国防科委副主任;也有人喊他“钱副部长”,因为他也是第七机械工业部副部长……1991 年,他给自己定下许多“原则”:不题词、不写序、不出席应景活动、不接受媒体采访、不参加任何成果鉴定会、不到外地开会、不上名人录、不兼任任何顾问、名誉顾问之类荣誉性的虚职……

  这是钱学森的“两头真”。钱学森的老家方谷园,同样也有着“两头”:成为他童年的家在前头,成为他现在的故居在后头。这中间在很长的时间里,方谷园成了普通的民居,住进了很多普通居民,它被变成了老房旧房,失去了应有的文化内涵。那是一个时代的悲剧,老旧房子没有被“破四旧”般破掉已经算是万幸了。后来,钱学森本人也是不愿意政府出面将他的老家变成故居的,因为他不想给社会添麻烦。但是,方谷园 2 号只有恢复成“钱学森故居”,它才是有灵魂的。

Power by DedeCms